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介绍 >

伊朗:真主使者穆斯林的新月

发布日期:2021-11-09 03:32   来源:未知   阅读:

  从今天起,玮观世界将会开辟关于世界格局和历史的专栏《世说新宇》。本期作为第1期,主题是莱希赢得伊朗总统大选。今天是父亲节,首先祝男读者父亲节快乐。今天想从历史视角认识下伊朗,伊朗对于我们,还是比较遥远和陌生的国度!

  6月19日,伊朗内政部长法兹利宣布,司法总监易卜拉欣·莱希在伊朗第13届总统选举中获胜。法兹利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莱希获得近1793万张选票,得票率近62%,赢得此次总统选举。

  这标志着伊朗之前温和的作风一去不复返。莱希,不论是为了顺应民心,还是为了迎合哈梅内伊,一定会让“强硬”这两个字在很长一段时间和伊朗分不开了。

  影响中东局势走向的两个区域内强国以色列、伊朗都迎来了政权交替。不同的地方在于,以色列政局的变天是在最后时刻才揭晓悬念;但伊朗这一次政权更迭却显得笃定且坚定,作为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爱徒,莱希此番披挂上阵似乎早被预见,在候选人资格审查结束后,西方媒体就普遍预测他会无悬念当选。

  一方面,莱希不仅是总统候选人,而且是哈梅内伊最高领袖的接班人最合适的人选。最高领袖、总统、议会会长共同组成伊朗政权结构的稳固三角关系。其中,最高领袖采取终身制,总统任期四年,可以连任一届。因此,也有了“流水的总统,铁打的最高领袖”的说法。

  伊朗最高领袖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根据伊朗宪法,最高领袖是中央政治的最高领导人以及伊朗共和国武装力量、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最高统帅,由神职人员组成的专家会议提名产生。而今天我们谈论的易卜拉欣·莱希就出身神职人员,是专家会议成员,更是“伊朗什叶派之心”伊马姆·礼萨圣地的监护人。这意味着,莱希极有可能成为继霍梅尼、哈梅内伊之后的第三位伊朗最高领袖。

  另一方面,被美国制裁的莱希出任伊朗总统之后,可能会采取一种“对美国不抱幻想”的强硬姿态。

  随着拜登上台,围绕伊核协议重回正轨的维也纳谈判也已经进行了数月之久,迟迟没有决定性的利好传出。归根结底是美伊双方陷入了一个僵局:美国咬定应该先执行协议,再解除制裁;伊朗则认定应该先解除制裁,再履行协议。

  无论美国是否在伊核协议上松口,伊朗都将以另一种方式融入国际体系。这种方式可能体现在与欧洲关系的改善,体现在与中国、俄罗斯拥抱得更加紧密。这意味着,中东局势将不可避免地走向新一轮复杂化。

  大多数人对于伊朗的印象就是经济落后,发展程度较差,封闭保守。因此也有很多人觉得伊朗和美国强硬似乎是夜郎自大,可是实际上伊朗作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宗教国家,能在整个西方封锁四十年的情况下,到今天发展成了工业化前期的样子,真的是比较有底蕴和实力的。

  就当今世界来看,信仰伊斯兰教的信徒遍布全球,政教合一的国家也不只伊朗一家,但能把伊斯兰教推向高峰的只有伊朗。阿富汗现在乱成一锅粥,叙利亚动荡已久,加沙地带的哈马斯每天还要挨以色列的炮弹,其他小国更是不成气候,至于伊斯兰国这样的组织是绝对不可能给人类带来任何福利的,曾经还算有点希望的巴基斯坦也深陷克什米尔的泥潭中。

  可以说能把伊斯兰教推向高峰的只有伊朗,能把伊朗从泥潭中带出来的也只有什叶派了,所以称得上是主的使者的只有伊朗的什叶派,而且也是最后的势力了。

  伊斯兰教什叶派主要分布在伊朗、伊拉克、印度、巴基斯坦、也门、叙利亚、黎巴嫩、阿富汗、土耳其、巴林等地区。1502年,自伊朗萨法维王朝宣布十二伊玛目派为国教后,十二伊玛目派成为什叶派中的主要派别,至今仍是伊朗的国教。

  霍梅尼6岁就开始和伊斯兰教打交道。虽然学习的内容不一样,但是也绝对可以说得上是从小接受良好教育,而且受家庭熏陶影响巨大,虽然不能说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但是也可以说他是出身书香门第。

  20世纪初,世界非常混乱,那个时候穷人是没有什么活路的。中国有句俗语,古代能上得起学,读得起书的,一般都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于是也就有了那一句名言“肉食者鄙”。同样这句俗语,在20世纪初期的任何一个国家都适用,所以但凡是能够上得起学有点文化的,家庭条件一般都不是很差。

  在霍梅尼60岁之前漫长的岁月里,蛰伏是他生活的主题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学习伊斯兰古典教义,并且在神学院里面当了一名讲师,不断的向其他人传播自己的思想。

  终于在他61岁那一年,人生迎来了转折。换句话说,原本到了退休年龄,但他却刚刚迎来事业上的第一春。多数伊朗穆斯林十分敬重什叶派的圣职者及阿訇(宗教学者),他们趋向虔诚、传统,讨厌沙阿实行的西方化。在19世纪末,圣职者发起烟草抗议,反对将烟草特许权赋予外国,他们展示了强大的政治力量。

  1961年,阿亚图拉赛义德·侯赛因·布鲁杰迪逝世,阿亚图拉阿布-卡西姆·卡沙尼也在翌年逝世,霍梅尼遂以61岁之龄取得领导地位。自1920年代起,支持现代化、反教权和神权的礼萨汗当权,宗教阶级一直处于守势,礼萨汗的儿子穆罕默德·礼萨·巴勒维发动白色革命,进一步威胁宗教阶级。

  1963年1月,沙阿宣布落实“白色革命”。改革内容包括土地改革、森林国有化、国有企业收益转归私人所有、给予妇女选举权、容许非穆斯林担任官职、产业利润分摊、国内学校开展扫盲运动。保守派视这些措施是危险及西方化的举措,特别是那些影响力大、具有特权的什叶派阿訇。

  但是实际上这些举动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现在都是积极影响大于消极影响的。从这以后霍梅尼就开始了频繁的抗争,为此霍梅尼不得不远离家乡,只能在国外领导着他的信仰者和他一起进行斗争。

  1977年起,伊朗爆发大规模的反对国王的群众运动。1978年,各地不断升级,群众抬着霍梅尼的画像,高呼“打倒国王,建立伊斯兰教国家”的口号。

  1978年8月,国王巴列维更换内阁,宣布对首都德黑兰等12个大城市实行军事管制,并出动大批军警反对者。在德黑兰,有数万示威者被打死,由白色革命累积的不满情绪至此达到了巅峰,最终引发了伊朗伊斯兰革命。全国各地大规模的示威和罢工造成石油工业停产,交通中断。伊朗军方宣布中立,令政局更加失控,伊朗陷入全国性的动乱。

  经过两年的斗争,1979年伊朗革命领袖霍梅尼结束长达15年的流亡生活,由巴黎回到德黑兰,宣布废除君主立宪制度,成立伊斯兰临时革命政府。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伊斯兰教什叶派正式成为伊朗的国教。

  从此之后,伊朗发展的道路不再是西方化,而是带有浓郁的伊斯兰特色。如果说伊朗是伊斯兰教徒的圣地,那么伊斯兰教徒所信奉的主又给了他们什么?一些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吗?与生俱来所拥有的丰富资源与富饶矿产吗?还是扼守着两河流域的水源呢?

  如果说地理优势,伊朗确实有,扼守波斯湾海峡那里正好盛产石油。整个国家平均海拔在900米以上,是一个典型的高原国家,即便是遇到了外来入侵,也可以凭借优良地势坚守很长时间,而且复杂的地形正好是天然屏障。

  如果说中国地大物博、资源富饶,那么伊朗更是这样。伊朗的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蕴藏丰富,截至2019年底,已探明石油储量1580亿桶,居世界第四位,天然气已探明储量33.9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二位。2018年,伊朗石油日产量471.5万桶,天然气年产量2395亿立方米。

  其它矿物资源也十分丰富,可采量巨大。已探明矿山3800处,矿藏储量270亿吨;其中,铁矿储量47亿吨;铜矿储量约占世界总储量的5%,居世界第三位;锌矿储量居世界第一位;铬矿储量2000万吨;金矿储量150吨。

  此外,还有大量的锰、锑、铅、硼、重晶石、大理石等矿产资源。已开采矿种56个,年矿产量1.5亿吨,占总储量的0.55%,占全球矿产品总产量的1.2%。

  至于水源问题,伊朗其实考虑的也并不是很多,因为自己就靠近两条河流,所以自己的国家也不会因为水的问题而出现什么乱子,这样一来就天然的避开了很多麻烦。

  如果说这些就是主对他的恩赐,其实一点也不算什么,反而会凸显出来主对他的刻薄。

  霍梅尼回国后,记者询问他如何和美国发展良好的关系,霍梅尼冷冷的说到,不要美国,不要苏联,只要伊斯兰!

  此时,美国的思路是要拉拢伊朗,而伊朗的思路则是除了主以外,我谁也不信……这时美国很后悔,苏联压根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因为此时的伊朗并没有触及到苏联的根本利益,而且苏联此时也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可是美国不一样,美国认为伊朗离苏联比较近,当时美国还是处于守势,刚刚从越南战争的泥潭中出来。

  美国人这个时候就想起了巴列维王朝的好。不但邀请巴列维王朝的最后一代君王去美国治病,而且还愤怒的指责刚刚建立起来的伊朗政府搞独裁,很明显是为推翻新的伊朗政权在做准备。然而民主和自由这一套在伊朗似乎是行不通的,如果用一种对话的方式来表现的话,对话的内容可以是这样。

  伊朗先发制人,首先在本国国内爆发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就在游行的过程中,美国大使馆被攻破,大使馆中66名人员全部被当成了人质。同时,美国方面大批驱逐伊朗籍人员,将伊朗在海外的资产全部冻结,高达数百亿美元,是当时最大的一笔国际资金冻结,超过二战时期的总和。从那时开始美国和伊朗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随后的1980年,萨达姆为谋求中东霸权,看到伊朗刚刚爆发革命,且与美国矛盾重重,认为好机会来了,便迅速发动了两伊战争。

  为何当时萨达姆政权可以获得美苏两国的同时支持?苏联一直想通过控制伊朗谋求南下的出海口,而美国则是为了拉拢伊拉克。

  伊拉克拥有美国和苏联的双重支持,而伊朗则是始终被孤立的对象。双方势力的斗争更像是一个在校学生和一个年级的学生互相打群架一样,最终的结果,想一想也可以知道。

  但是此时的美国顿时感觉有点不太对劲,毕竟美国还要考虑伊拉克把伊朗灭掉之后,中东该由谁来接管?如果还是萨达姆政权的话,未来一家独大的伊拉克持续膨胀,未来美国可能也压不住了。

  美国对这句名言肯定是有深刻体会的,最终美国决定两边都要支持,于是就从一个盟友转变成了一个大型军火商。

  直到1988年伊朗和伊拉克开始和解,两伊战争前后打了近8年,是一场名副其实的消耗战和持久战,双方都打得筋疲力竭,经济几乎崩溃,最终没有胜利者。

  虽然很多人都认为两伊战争对于伊朗和伊拉克来说都没有什么好处,最后坐收渔翁之利的还是苏联和美国,但是实际上伊朗可能是最大的赢家。

  首先,伊朗刚刚建立政权,其实没有多少钱的,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个时候是最不怕战争。

  其次,刚刚建立的政权需要巩固,两伊战争则提供了这一良机。但是换来的这种稳固代价也是非常巨大的。伊朗伤亡更为惨重,欠外债450亿美元,35万人死亡,仅德黑兰就有20万妇女失去丈夫,经济发展计划大幅度推迟。

  至于伊拉克是妥妥的做了一个冤大头,战争前,伊拉克是名副其实的富裕国家,拥有37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战争后,它的外债是700多亿美元,很多是欠美国的军火债、伊拉克至少战死18万人以上。之后负债累累,是驱动其发动吞并科威特,诱导海湾战争的重要原因。

  1988年,两伊战争结束,伊朗满目疮痍,开始投入到经济建设中去,而随后30多年,就是被美国封锁的30多年。

  美国的制裁,几乎让伊朗寸步难行。所有的进出口全面封锁,把伊朗踢出美元结算体系,切断伊朗央行与全球金融体系的结算,冻结所有的伊朗资金、封锁所有的伊朗企业,随时准备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

  美国,很轻松的打败了伊拉克,搞定了利比亚,委内瑞拉自乱阵脚,在美国的心中,自己无敌于天下,搞定伊朗,简直太轻松!30多年过去了,伊朗愈战愈勇,目前已经接近完成工业化的前期。

  很多人认为被美国封锁是非常不好的,与外界隔绝自身就很难发展起来。但是这只是其中的一方面,只是众多消极因素的一点而已。

  被美国封锁的积极因素又有哪些?实际上在1988年之后,被美国封锁,对于伊朗这个在废墟上建立起来的国家,或许也是一种利好。

  但凡和金融沾点边的事,一旦让伊朗碰上了,那么就是灭顶之灾。但是在美国的封锁下,伊朗几乎与外界隔离,自身也不受什么影响,也只能刺激自己国家的内需来发展经济。

  当内需这个词出现的时候,是不是有一些眼熟呢?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有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目前在我国大力倡导的就是扩大内需,也就是发挥消费的主导作用,强化需求侧结构性改革。

  从另一个角度看,伊朗在30年前就已经开始走现在中国的道路。尽管伊朗是被逼无奈,但是被封锁了30多年之后,伊朗还可以发展成这样子,真的算是成就斐然了。

  伊朗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人均炼钢量超过了美国,汽车工业已经得到了全面的发展,从2007年起,年汽车销售量就超过了100万辆,而且在2011年还曾经创造过最高纪录近160万辆,解决了80万以上的就业人口。这是中东其它国家难以想象的成就。

  此外,建立了比较全面的电力、纺织、汽车制造、机械制造、食品加工、建材、地毯、家用电器、化工、冶金、造纸、水泥和制糖等行业体系。

  当然,不管再怎样扩大内需,和外界的联系还是不能断绝的,在美国的重重封锁下,基础还比较薄弱,很多原材料需要进口。

  军事上,伊朗具备数千枚弹道导弹,面对美国的制裁,伊朗一旦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美国是需要认真考虑的,绝对不是伊拉克随便吹个牛而已。面对伊朗的崛起,沙特如临大敌,毫无办法,最后逼得和宿敌以色列结盟。

  此次大选过后,即将卸任的温和派总统哈桑·鲁哈尼说:“我祝贺人民做出自己的选择。”

  原本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其实很大概率应该是发展成阿富汗那样,但是伊朗发展了40多年,面对美国的打压和封锁,已经是一种奇迹,这是伊朗的独特发展方式。

  尽管伊朗在我们看来是有一些保守,有一些封闭,至少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尊重伊朗这个国家,而且就其自身的光辉岁月来看,也值得被全世界的人民尊重。

  更重要的是,面对美国的强势打压,伊朗真的做到了坐怀不乱,或许未来将成为我们学习的榜样!